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名城娱乐│国家注册重点扶持项目

查看: 446|回复: 0

关于秋日的散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99

主题

0

帖子

34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
发表于 2038-1-19 11: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日的怀念
  自古以来,秋是伤心的象征,是消灭的体现,是人生愁绪的晴雨表。屈原说“袅袅兮金风抽丰,洞庭波兮木叶下。”宋玉说“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曹丕在《燕歌行》也有同样的诗句“金风抽丰萧瑟气候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天然界万木冷落落叶纷飞,起首映入人的眼帘,天然界的物象使人产生了心灵的共感,由宇宙的四序天然遐想到人生的四序,“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秋叶飘荡,及物及人,悲从中来,正如陆机《文赋》所言“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物之枯荣引发心之悲喜。
  愁,心之秋也。诸如李白“火食寒桔橘,秋色老梧桐。”贾岛“金风抽丰吹渭水,落叶满长安。”柳永“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李商隐“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孟浩然“秋色无远近,出门尽寒山。”元萨都刺有五绝云“金风抽丰吹白波,秋雨鸣败荷。平湖三十里,过客感秋多。”唐朝墨客马戴更把这种愁绪推到极致,“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羁旅他乡,忽见落叶纷披,秋气袭人,孤灯独坐,情思顿生,纵使少年也添老。空园白露,孤壁野僧,极为清寒寥寂之境,沧桑至极,欲说还休。杜子美《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墨客常年在外,忽逢秋叶飘荡,遐想出身之苦,多病的时节,失落的人生,他的满腔愁绪劈空而来,万里与百年,无涯的空间与飘渺的时间,艰巨苦恨,潦倒新停,尽付昏昏浊酒滚滚江水。他的《秋兴八首》写于大历元年(公元766年)旅居夔州时期,飘摇难料的出身,颠沛流浪的老境,欲济无楫的失意,国难家愁与秋的荒芜荒凉十全十美,苍凉的悲壮,迷茫的愁绪,翻江倒海,风云幻化,动荡不安,正如  “江间波涛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在“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之际,墨客酬志无门,只能游于江渚之上,当他体验了底层的苦难,便得到了精力的回归,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秋,却是意境的写照,清凉、萧瑟、寥寂、悲惨、淳厚,是人生繁华落尽见真淳的地步,是艺术家孜孜以求的凄寒之境。“万壑泉声松外去,数行秋色雁边来。”  “秋霄日色胜春霄,万里霜天静寥寂。”王勃的意境更为开阔,“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李白则以豪迈见称,“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苏轼这个大才子,心境随世态而渐老,他的笔下既有色彩斑斓的五色之秋,“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又有往事如烟不可追忆之苦,“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另有人生如梦不堪回顾的浩叹,“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宋林逋则把秋的情形意象化,“秋景偶然飞独鸟,斜阳无事起寒烟。”多情善感的柳永,现在抛开了浅盏低吟,唱起了“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的豪迈之歌。对于唐人柳宗元的寒江独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清人王士祯则是独钓了一江秋意,“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墨客遗世独立超然物外,其境绝代高古摄魂夺魄。众人总喜好春天的繁华似锦,排挤秋日的无情与落寞,然而,秋日却是人们回避不了一定履历的季候,无论是时令之秋,照旧人生之秋,有了阅历有了苦难有了沧桑,才有秋日的成熟与丰收,才有艺术的苍老之境。汗青上很多文人书生,唱响了洪亮的秋的赞歌:刘禹锡有《秋词》二首:
  自古逢秋悲寥寂,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
  试上高楼清入骨,岂知春色嗾人狂。
  墨客杨万里则从另一个角度明白了秋日的别样美景,他的《秋凉晚步》云:
  秋气堪悲未一定,轻寒正是可人天。
  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李白从秋山秋水中,感受秋日的逸兴湍飞,天高气爽宜人秋色直入笔底:
  我觉秋兴逸,谁言秋兴悲?
  山将夕阳去,水与晴空宜。
  秋,是走向朽迈的标记,成语“老气横秋”是也。然而它的另一面,却是成熟与老辣的象征,是清寒与寥廓的外显;是秋月朗朗,鹊桥飞渡;是枫叶萧萧,秋蝉冷静。现在,树叶完成了一个循环,把本身交给大地,交给粗壮的根,在蜕变中孕育新一轮的成熟与丰收。因此,秋又是落叶对根的情思,是大雁对长空的向往;秋日的奉献是无私的,秋日给人的地步是深远的。
  故乡墨客王维,隐逸山林之中,写诗画画参禅,通常“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对秋日的感悟铭肌镂骨而又深入浅出,物态天然,意象空灵,情与景融,意与境谐,他那眼中之山川,即心中之山川,即意象之山川。他的一组组山川诗就是一幅幅山川画,读了,心驰向往;看了,神与物游;品了,通会之境,人书俱老。《山居秋暝》云:
  空山新雨后,气候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墨客感慨于秋之空山的幽远空旷与沉寂,禅意十足,归意可掬,那松间明月,石上清泉,竹喧与浣女,莲动与渔舟。是诗焉?是画焉?是禅焉?似是又不满是。这是一幅世外桃源归隐图,陶醉于兹,赏心悦目,这种诗画禅俱佳的秋的行止,纵使贵族王孙,亦足以陶然可乐,而乐不思蜀。
  四序有四序的特点,“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晖,冬岭秀孤松。”我却独爱着秋日,秋日是令人吊唁的。与春天的浓艳热闹相比,秋日是肃穆静寂的,与炎天的芜杂茂密相比,秋日是简便透明的,与冬天的空灵虚幻相比,秋日是丰富宽容的。秋日是富有个性的季候,秋日是枯藤老树昏鸦的意境,秋日蕴藉着寂灭与再生的悲吟,秋日是多情才子的故乡,秋日是昏黄墨客的底色。当春天伸张它慵懒断魂的双臂,当夏季豪情满怀静静远去,而冬夜万籁俱寂作客梦境的时间,惟有秋日,面临酸甜苦辣离合悲欢的情思绵绵与心灵震撼,没有懊悔与恐慌,没有固执与软弱,细细咀嚼着淡淡的难过,涵泳着一片充满皱纹的平静,以你的博大浑厚消解着春的轻佻与夏的草率,深秋的缄默沉静是老者三缄其口,“此时无声胜有声”,把热泪盈眶的感动写进生命的十四行诗。
  秋日,我为你的每一片落叶而阵阵歌唱!
  秋日,我为你的每一处苍老而击节惊叹!
  秋日,我为你的每一个细节而怦然心动!
  秋日,为你举杯!为你壮行!
  罗兰:秋颂
  秋日的美,美在一份明澈。
  有人的眸子像秋,有人的风神像秋。
  代表秋日的枫树之美,并不但在那经霜的素红;而更在那临风的飒爽。
  当叶子渐渐萧疏,秋林显出了它们的秀逸,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粉饰的潇洒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
  最动人是秋林映着夕阳。那酡红如醉,烘托着天涯加深的暮色。晚风带着清亮的凉意,随着暮色感化,那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凄楚之美,让你想流几行感怀出身之泪,却又被那渐渐淡去的醉红所慑住,而甘心把旷达的情绪凝聚。
  曾有一位画家画过一幅霜染枫林的《秋院》。高高的枫树,悄悄掩住一园幽寂,树后重门深掩,看不尽的寥寂,似乎我曾生存此中,品尝过秋之清寂。而我仍想静静步入画里,问讯那深掩的重门,看此中有多少尘土,封存着多少生存的足迹。
  最耐寻味的秋日天宇的闲云。那么淡淡然、悠悠然,静静阔别凡间,对俗世悲欢扰攘,不再有动于衷。
  秋日的风不带一点修饰,是最纯净的风。那么爽利地轻轻擦过园林,对萧萧落叶不必有所眷顾——季候就是季候,代谢就是代谢,存亡就是存亡,悲欢就是悲欢。无需参预,不必留连。
  秋水和风一样的明澈。“点秋江,白鹭沙鸥”,就画出了这份明澈。没有什么可忧心、可告急、可执著。“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秋就是云云的纤尘不染。
  “闲云野鹤”是秋的标题,只有秋日明净的天宇间,那一抹白云,当得起一个“闲”字野鹤的美,澹如秋水,远如秋山,无法捉摸的那么一份飘潇,当得起一个“逸”字。“闲”与“逸”,正是秋的本色。
  也有某些人,具有这份秋之美。也必须是如许的人,才会有如许的美。如许的美来自内涵,他拥有统统,却并不想拥有任何。那是由极深的认知与感悟所形成的一种透澈与潇洒。
  秋是成熟的季候,是劳绩的季候,是充实的季候,却是澹泊的季候。它饱经了春之发达与夏之繁盛,不再以受称赞、被痛爱为荣。它把统统的称赞与痛爱都隔离在澹澹的秋光外,而只愿做一个闲闲的、远远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秋。
  [评析]
  这篇散文写得很美。诗化的语言与句式,浓情的点染和刻画,是其外在的美;而态度的旷达与淡然,思绪的透澈与潇洒,则是其内涵的美。作者把秋日品德化、个性化了。这种品德和个性的风度,就是秋日深层美的极致和秘闻。
  两 片 秋 叶
  陈薇莉
  秋意浓入肃杀,一阵风过,光秃秃的树干上颤颤地缀着几片不愿就去的枯叶,瑟缩地打着旋儿。倏地,一片落叶飘进了我摊开的书页。黑黄的色,边儿早已碎败,蜷曲着身子,不知被什么虫子咬得满是疮洞。我忽然想到愁,不正是心上搁了个秋么?
  我悲秋,我亦恋秋。每当第一片落叶从稠密的绿中飘飞下来,每当凉凉的秋雨无声地润了我的窗帘,那种混合着甜味的愁就袭上来,牵出一线忧思,唇边也会滑出一声长长的“唉”,落进心底,化作一怀莫名的悲痛。
  人生,不都如这枯叶么?在转瞬即逝的浓绿后转黄,变黑,飘飘地落地,不知葬身于哪一角落。
  又一阵风过,叶儿在书页上颤了颤,想要飞去,我捂住了它,想把它嵌入书中,又以为摊开的这本书词语太热,容不得这冰浍的形体,须得另寻一本。
  从枕旁的书堆上取到一封未拆的信,想是同睡房的给带返来搁在那儿的,一看那刚劲的字立即就像看到了那双闪着亮点儿的眼睛,一股热热的生命的气力关不住般地从那内里溢了出来。于是,我的搁上了秋的心顿然感到一阵麻酥酥的暖意。他爱我,但他更爱大山——这使我气恼,大学结业后,他选择了大山!
  拆开封口,抽出信来,一片红红的什么被带了出来掉在地上,定晴一看,腾地涌起一股热,热,从心窝里往外冒的热——那是一片火一样平常红的枫叶。
  我木然地站着,下意识地将两片秋叶搁在一处。顿时,那片枯叶在红枫的映照下越发显暴露它的可憎可怜!我迷惘起来,我并不懂本身,何以竟会生了要将这片以枯死的形体冷了民气的叶儿收藏起来的雅兴?
  “你爱这大山的红枫么?”那双洋溢着热热生命力的眼睛盯住我说,“是的,它也坠落于肃杀的金风抽丰之中,然而,它却是挤尽了热,将自身烧得通红,用本身末了的生命,给严寒的天下装点上一片红于二月花的色彩……”
  我逐步觉到,心上搁个秋,并不尽是愁。人生的春固然可爱,但也用不着为留它不住而无故发愁,纵然到了秋,也另有这烧红的枫叶,况且春背面另有夏哩。
  我于是将那枯叶弹出窗外,将那片来自负山的红枫嵌进了书页。
  深秋书简
  北都城最值得留连的秋日景致,依我看不在香山山里而在山外,在燕山山脉逶迤而西的沿山一带。这时间乘坐汽车在八达岭以北的公路上行驶,车窗外就出现出不停变更画面的天然景观。绕过一道山梁是一幅米勒,再绕过一道山梁是一幅马奈。色彩从四周八方聚拢来,个个都活蹦乱跳,都有生命。黄的黄得彻底,红的红得透明,绿的绿得苍郁,就连天上的白云也卷曲如鸡毛状,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中飘扬。坐在车里的人们不由得高兴起来,带着淡淡的伤感:“好个秋日呀,怎么云云匆匆,还没把你看够就要走了呢?”时序已进11月,不免会生发出这种眷恋的伤感感情。但是这种感情之以是发生,倒不是由于履历了太久的夏日单调绿色的浸泡,也不但是由于秋阳下大天然出现出来的漂亮色彩和对于暖和秋季的眷恋,而是由于面前的调和与美着实令人销魂,在于这些好像未曾见过的辉煌光耀色彩是云云丰满、富足,它们在特定的角度里因阳光的照射而扩散出来的乡土情调和文学韵味竟然云云深沉、云云浓郁。因此说秋日是色彩的天下大概说秋日是色彩庞杂光影幻动的天下就都远远不敷了。为什么呢?由于生命擦鲱可名贵的,没有生命的天下总是僵死的。我们说或人画得好,那是由于他的画有灵气,而所谓灵气也就是生命。秋日并非清静如水,秋日也非只闻虫吟。秋日是炽烈的、喧闹的、跳动的。生命在这个季候唱出了它的全部漂亮,唱出了它最高亢的生命之歌。而且愈是靠近秋与冬的接壤处,生命愈是坚强地体现本身,勉力要在大天然的美景内里挤进大概留下本身的一滴颜色、一种声音或一份韵味,就像一位老画师在他的暮年把毕生功力都画到画布上去一样。
  请看公路两旁的白杨树吧。白杨树已经老了,固然树叶开始脱落,有的已经老得不成样子,枝桠毕露,依然昂首向天。这白杨树生性倔强,就连它掉在地上的叶片也不甘心就此寥落成泥,纵然干枯了残破了,依然蜷曲身姿翘出坚固的不规则外形,倘如有人踩上去,那金黄色的看似绵绵的绒毯定会发出抗议的叫碱。
  在金色的秋日的阳光下,坐在车里的人们心头颤抖了,即将或正在逝去的秋日使人们缄默沉静无语,都沉入对于生命的伟鼎力大举量的惊叹。蓝天、白云,近处的白杨、远山的红树、山坳里的油松以及不着名的杂树乱草,车子真似乎驰进印象派画家的油画里来了。色彩是云云调和,画面是云云丰满,汽车的发动机醉意昏黄地哼着,人们都不语言,似乎也醉了,似乎这统统,山、石、林、树、人,以及钢铁制成的车身,都有了生命,都在体现,都在使本身成为这些风景画中不可缺少的名贵构成部门。于是车子里的人们开始坐不住了,都在内心问本身,怎么住在北都城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真正的秋日,怎么平庸到把北京的秋日只范围于楼顶碧空下盘翔的鸽群和夜晚天上被两棵枣树刺得眨眼的星星和惨白的玉轮了呢?
  原来在北京的一角,在这不着名的不起眼的也没有款式的沿山公路一带,平常、冷僻、平凡到不值得提起的山区,竟然蕴藏着北京的秋日,蕴藏着秋色之美的真髓!
  (选自《光嫡报》)
  门落清秋
  作者:涵昭
  相对百花齐放的春而言,人们总有些畏惧秋的到来,只管,秋也被誉为丰收的季候。然而,在风俗性用语中,人们始终会忘记夏与冬,而风俗用“春秋”表现一年。春天象征着清晨与开始,秋呢,则无疑是薄暮和竣事。偶然之间,秋便从夏末的余热里静静流走了,人每每会不经意的忽略了它的存在。
  微凉的风,无声无息的被挡在门外,无法进得门内的天下,只因门外属于天然,门内却属于人生。直到门内的人透过窗户望见了门外落叶的几抹金黄,才发觉到了什么。秋,原来果真是金色的,并不逊色于春的翠绿。不外,那就是一袭轻纱般的好梦,飘过身畔,随后被白雪所替换。
  秋去了,去往那边了呢?岂非,又缄默回归西方白色的净土了吗?雁儿们大概早已迁移,却忘记了它们当初迁移的时间排的队伍是“一”字或“人”  字;虫儿们仍在田间呢哝,吟唱着单调而令人费解的诗歌。透过渐渐暗淡的金黄,能想象出一幕景象:站在高耸的山顶,俯视山下片片梯田,以黄色调为主,各色的一块块地步,排成规则的外形,是否更像壮族妇女精良的手工织出的彩锦?偏偏,门吱呀一声关上了,天然的气力徐徐熄灭,直至改变了本应富含的颜色。
  于是,秋就如许在紧闭的门口落下了,乃至去得不留一丝陈迹。门成了秋的镜子,一面照着梦,另一面照着实际。不知道门外落下了多少黄叶,却如剪影般被碾作了灰尘,或被冷风吹到了某个不着名的荒野。门内还是寥寂,有人在临窗吹笛,残碎的余音反而比主旋律更为隽永,更是耐人寻味。那是一种等候,仿佛将近发霉的恒久等候,在麻痹里,永久不消去担心是否能比及效果。
  惨淡与昏黄中,再次嗅到桂子的清香了。独坐在空阔的椅子上,望见檐角的水滴酿成冰霜,望见墙隅的蛛网又起了厚重的尘土,才知道炎夏已走,蜘蛛早已经不住旧巢了。大概,虫子们都已经到了生命闭幕的时间,或进入了不知多长时间的休眠状态。从狭长的门缝里,只偷窥到半缕凉月的微光,那门外的天下,到底必要门内的人怎样去创造呢?一转眼,门内仍旧,门外却已万变,带不走的,仅是一声迟到的叹息。
  秋是循环出现的,而差别于季候的事物的未必尽可循环,变革之以是称为变革,规律又有谁能明白的丈量猜度?听说秋日的蚊虫总会带上恶性病毒,在当时候人也轻易感染上疟疾,只等待着来年春天能将欠好的东西全部扫除,然落得的仍旧是“人比黄花瘦”。
  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紧闭已久的门,原来,凉秋深处,仍有桂之芬芳,浮动暗香的夜坠落了,来日诰日将会升起艳阳,大概吧……一片小小的落叶,倏的擦过柔软发际,飘到温度回升的手心,呵,我竟然把秋拾在手里了。
  初秋的雨
  作者:姚章华
  淡淡的风从敞开的窗溜进来。我闭上眼深吸一口吻,闻到了这初秋时雨的气味——有些许浅浅的愁绪藏在清冷之中。固然只是初秋,但是风已经没有了盛夏时那种势如破竹和高出统统的气魄。大概是由于厌倦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孤寂想要寻回春天以后失去了的一些东西吧。固然履历了几天的绵延秋雨,门路两旁的树木仍旧如盛夏时的那般葱郁,见不到多少落叶散落在这都会的水泥地上。
  记得小时间对雨有一种猛烈的讨厌感,特殊是像春天和如今的绵延细雨。当时照旧住在郊野爷爷盖的那栋老房子的时间。以为天空像是颠末了某位水墨画大家挥毫泼墨过的宣纸,让民气中产生莫名的克制与沉闷。最重要的缘故原由照旧只能困在房子里不能随意出去玩。于是心中渴望着快点雨过天晴。然而这绵延的秋雨好像偏要与我尴尬刁难,一下就是好几天。偶然着实无聊,我就坐在大门口,看淅淅沥沥的雨在院中的坑坑洼洼里聚集成多少个小水溏,看不停生出无数的荡漾在水塘中循环转世。溢出的雨水与新的雨水汇入几条一指来宽的我所以为的小溪流,沿着小土坡顺势而下游出院外,消散在视线止境。会流到那里去呢?我开始想象,于是便不觉的无聊了。
  雨终究是要停的,无论它下了多久。随着雨逐步渐淘汰,天空徐徐豁亮起来。有时间太阳出来的太心急,还会瞥见真正的“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情形。金色的雨丝幻化成金色的荡漾,在院中的金色池塘中仍旧循环。我也徐徐明确,最美的阳光原来不是在万里无云、烈日普照却令人燥热的时间,而是如今这种颠末了连日的阴雨,愁云刚刚消散,氛围润泽清冷的雨后初晴时。于是我对雨的讨厌减淡了,同时对初晴的雨后情有独钟起来。
  此时雨已经渐渐停了。我又风俗性的想去阳台,看那颠末数天绵延秋雨的雨后初晴……
  秋日,秋日 (张晓风)
  满山的牵牛藤升沉,紫色的小浪花不停打击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
  阳光是刺眼的白,像锡,像很多发光的金属。是哪个智慧的古人想起来以木象春而以金象秋的?我们喜好木的青绿,但我们怎能不钦仰金属的灿白。
  对了,就是这灿白,闭着眼睛也能感到的。在云里,在芦苇上,在满山的的翠竹上,在满谷的长风里,如许乱扑扑地压了下来。
  在我们的都会里,夏日上演得太长,秋色就难免进场得晚些。但秋得永久不会被肴杂的--这坚固清朗的金属季。让我们从微凉的松风中去认取,让我们重新刈的草香中去认取。
  已经是生掷中第二十五个秋日了,却依然如许轻易冲动。正如一个墨客说的。
  “依然迷信着美。“
  是的,到第五十个秋日来的时间,对于美,我怕是还要如许执迷的。
  当时候,在南京,刚刚开始记得一些琐屑的事,画面里经常出现一片漂亮的田野,我静静地从大人身边走开,独自坐在草地上,梧桐叶子开始簌簌地落着,簌簌地落着,把很多秘密的美感一升降进我的内心来了。我突然迷乱起来,小小的心灵简直不能蒙受这种高兴。我就那样迷乱地捡起一片落叶。叶子是黄褐色的,弯曲的,像一只载着梦小船,而且在船舷上又恒久着两粒漂亮的梧桐子。每起一阵风我就在落叶的雨中穿梭,拾起一地的梧桐子。必有一两颗我所未拾起的梧桐子在那草地上发了芽吧?二十年了,我好像又能听到迢遥的西风,以及风里簌簌的落叶。我仍能瞥见那些载着梦的船,飞行在草原里,飞行在一粒种子的盼望里。
  又记得小阳台上薄暮,视线的尽处是一列古老的城墙。在暮色和秋色的双重苍凉里,每每不知什么人加上一阵笛音的苍凉。我喜好这种凄清的美,莫名以是地喜好。小娘舅曾带着不停走到城墙的旁边,那些斑驳的石头,蔓生的乱草,使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长大了读辛稼轩的词,对于那种沉郁悲惨的意境总以为那样认识,实在我何尝认识什么词呢?我所认识的只是古老南都城的秋色罢了。
  厥后,到了柳州,一城都是山,都是树。走在街上,两旁总夹着橘柚的芬芳。学校前面就是一座山,我总以为那就是地理讲义上的十万大山。秋日的时间,山容澄清而微黄,蓝天显得更高了。
  “媛媛,“我怀着非常的敬畏问我的搭档。“你说教我们美术的龚老师能不能画下这个山?“
  “能,他能。“
  “固然能,固然,“她热切在喊着,“惋惜他近来打篮球把手摔坏了,要否则,全柳州、全天下他都能画呢。“
  缄默沉静了好一会。
  “是真的吗?“
  “真的,固然真的。“
  我望着她,然后又望着那座山,那神圣的、漂亮的、深沉的秋山。
  “不,不大概。“我突然肯定地说,“他不会画,肯定不会。“
  那天的辩说会厥后怎样竣事,我已不记得了。而谁人叫媛媛的女孩和我已经阔别了十几年。假如我能重见到,我仍会那样对峙的。
  没有人会画那样的山,没有人能。
  媛媛,你呢?你如今认可了吗?前年我遇到一个叫媛媛的女孩子,就仓促地问她,她却笑着说已经记不得住过柳州没有了。那么,她不会是你了。没有人能忘记柳州的,没有人能忘记那苍郁的、沉雄的、微带金色的、不可形貌的山。
  而日子被西风尽子,那一串金属性、有着高兴叮当声的日子。终于,人长大了,会念《秋声赋》了,也会骑在自行车上,想象着“饱将两耳听金风抽丰“的情怀了。
  秋季观光,相片册里照例有发光的影象。还记得那次倦游返来,坐在游览车上。
  “你最喜好哪一季呢?“我问芷。
  “秋日。“她简朴地答复,眼睛里凝结了全部漂亮的秋光。
  我突然欢乐起来。
  “我也是,啊,我们都是。“
  她说了很多秋日的故事给我听,那些山野和墟落里的故事。她又向我形容谁人她常在它旁边睡觉的小池塘,以及林间说不完的果实。
  车子一起走着,同砚沿站下车,车厢里越来越空虚了。
  “芷,“我突然垂下头来,“当我们大哥的时间,我们生命的搭档一个个下车了,座位逐步地稀松了,你会怎样呢?“
  “我会很惆怅。“她黯然地说。
  我们在做什么呢?芷,我们只不外说了些小女孩的傻话罢了,那种深沉的、无可怎样的摇落之解的。
  但,不管怎样,我们一起躲在小树丛中读书,一起说梦呓的那段日子是美的。
  而如今,你在中部的深山里工作,像传教士一样地工作着,从内心爱那些朴素的山地魂魄。本年初狄我们又见了一次面,兴致仍旧那样好,坐在小渡船里,清晨的淡水河  还没有揭开薄薄的蓝雾,橹声琅然,你又继承你山林故事了。
  “有时间,我向高山上走去,一个人,逐步地翻越过很多山岭。“你说,“突然,我愣住了,发现四壁都是山!都是宏伟的、插天的青色!
  我受惊地站着,啊,怎么会那样美!”
  我望着你,芷,我的内心布满了幸福。分别如许多年了,我们都无恙,我们的梦也都无恙--那些高高的山!不属于地平线上的梦。
  而如今,秋在我们这里的山中已经很浓很白了。偶尔落一阵秋雨,薄寒袭人,雨后经常又现出冷冷的月光,不由人不生出一种悲秋的情怀。你那儿呢?窗外也该换上淡淡的秋景了吧?秋日是怎样地得当故人之情,又怎样的得当银银亮亮的梦啊!
  随着风,紫色的浪花翻腾,把一山的秋凉都翻到我的心上来了。
  我爱如许的季候,只是我感到我爱得如许孤独。
  我并非不醉心春天的温柔,我并非不向往炎天的炽热,只是生命应该严厉、应该成熟、应该神圣,就像秋日所给我们的一样--然而,谁懂呢?谁知道呢?谁去欣赏深度呢?
  远山在退,迢遥土地结着清静的黛蓝。而近处的木本珠兰仍香着,(香气真是一种权利,可以统辖很大片的地皮。)溪小从小夹缝里奔窜出来,在原野里写着没有人相识的行书,它是一首小令,曲折而明快,用以刻画纯净的秋光的。
  而我的扉页空着,我没有小令,只是我爱秋日,以我全部的虔敬与敬畏。
  愿我的生命也是如许的,没有大多壮丽的春花、没有太多飘浮夏云、没有喧嚣、没有旋转的五彩,只有一片安静纯朴的白色,只有成熟生命的深沉与严厉,只有梦,像一样红枫那样热切殷实的梦。
  秋日,这坚固而豁亮的金属季,是我深深爱着的。
  秋日的况味(林语堂)
  秋日的薄暮,一人独坐在沙发上吸烟,看烟头白灰之下暴露红光,微微透暴露暖气,心头的感情便跟着那蓝烟缭绕而上,一样的轻松,一样的自由。不转眼缭烟酿成缕缕的细丝,逐步不见了,而那霎时,心上的感情也跟着消沉于大千天下,以是也不讲当时的感情,而只讲当时的感情的况味。待要再划一根洋火,再点起那已点过三四次的雪茄,却因白灰已积得太多,点不着,乃轻轻的一弹,烟灰静静静的落在铜炉上,其静寂犹如我此时用毛笔写在中纸上一样,一点的声气也没有。于是再点起来,一口一口的吞云流露,香气扑鼻,宛如偎红倚翠温香在抱情调。于是想到烟,想到这烟一股温煦的热气,想到室中缭绕暗淡的烟霞,想到秋日的意味。这时才想起,向来诗文上秋的寄义,并不是如许的,使人遐想的是萧杀,是悲凉,是秋扇,是红叶,是荒林,是萋草。然而秋确有另一意味,没有春天的阳气勃勃,也没有炎天的炎烈迫人、也不像冬天之全入于枯槁凋零。我所爱的是秋林古气磅礴景象。有人以老气横秋骂人,可见是不懂得秋林古色之滋味。在四时中,我于秋是有偏幸的,以是不妨说说。秋是代表成熟,对于春天之妖冶娇艳,夏季之茂密浓深,都是过来人,不敷为奇了,以是其色淡,叶多黄,有古色苍茏之慨,不但以葱翠争荣了。这是我所谓秋的意味。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当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洁白,也未陷入懔烈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当时的暖和,如我烟上的红灰,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或如文人已排脱下笔惊人的格调,而渐趋熟练炼达,宏毅坚固,其文读来有深长意味。这就是庄子所谓“正得秋而万宝成”坚固的意义。在人生上最享乐的就是这一类的事。好比酒以醇以老为佳。烟也有和烈之辨。雪茄之佳者,远胜于香烟,因其味较和。倘是烧得得法,逐步的吸完一支,看那红光炙发,有无穷的意味。鸦片吾不知,然瞥见人在烟灯上烧,听那微微哗剥的声音,也以为有一种诗意。大概凡是古老,熟练,熏黄,熟炼的事物,都使我得到同样的舒畅。如一只熏黑的陶锅在烘炉上用慢火炖猪肉时所发出的锅中徐吟的声调,是使我感到同观人烧大烟一样的爱好。或如一本用过二十年而尚未破烂的字典,或是一张用了半世的书桌,或如瞥见街上一块熏黑了老气横秋的招牌,或是瞥见书法各人苍劲雄深的字迹,都令人有雷同的快乐,人生世上如光阴之有四时,必须要颠末这熟练时期,如女人发育健全遭遇安顺的,亦必有一时徐娘半老的风韵,为二八美人所绝不可及者。
  使我最敬佩的是邓肯的佳句:“众人只会吟咏春天与爱情,真无原理。须知秋日的景致,更富丽,更恢奇,而秋日的快乐有万倍的富丽,惊讶,都丽。我真可怜那些妇女识见偏狭,使她们错过爱之秋日的弘大的赠赐。”若邓肯者,可谓见机之人。
  秋日的雨(张爱玲)
  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天下。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包围下,统统都是非常的沉闷。园子里绿翳翳的古榴桑树、葡萄藤。都不外代表着已往盛夏的繁荣,如今已成了古罗马修建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想着光荣的已往。草色已经转入担心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奇怪的花朵;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边叹息它们的薄命,才过了两天的睛美的好日子又碰到如许霉气薰蒸的雨天。只有墙角的桂花,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名贵的嫩蕊,警惕地隐蔽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透暴露一点新生命抽芽的盼望。
  雨静静静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桔赤色的房屋,像披着袈裟美丽的老僧,低头合目,受着雨底的洗礼。那湿润的红砖,发出有刺激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猛烈的对照。灰色的癞蛤蟆,在湿烂发霉的泥地里跳跃着;在秋雨的沉闷的网底,只有它是唯一的布满舒畅的气愤的东西。它背上灰黄斑驳的斑纹,跟沉闷的天空遥遥相应,造成调和的色调。它噗秃噗秃地跳着,从草窠里,跳到泥里,测出深绿的水花。
  雨,像银灰色黏濡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天下。
  秋日的况味
  作者:韩浩月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秋日,我写过一篇关于秋日的笔墨。当时我还在一个小县城里生在世,清晨骑了自行车去上班,晚上,暮色渐浓的时间再骑了自行车回家。
  记不清那篇笔墨为何而写,写的是什么内容。一个在电台工作的朋侪拿去了,说会在某一天播出来。那天像往常一样回家,城里的有线广播喇叭如时的响了起来,是一曲钢琴曲,是一首关于秋日的钢琴曲,播的是我那篇关于秋日的笔墨,我停下来,停在路边的路沿石上,停在悬着一个音箱的那棵树下,昂着头,看着那只玄色的音箱,悄悄的听着。
  声音在流淌着,调频把钢琴的音符解释的清楚而响亮,一颗颗像是在树枝间跳跃着,在树叶上穿行着。马路刚被洒水车洒过,于是那音符又像一粒粒亮亮的水珠,从高处向凹处不慌不忙的散着步,再被自行车的轮胎渐起来,正仿佛琴声的婉转……
  深秋,就如许不可抗拒的逐步透过脚底的地皮,莲叶一样浮了上来,至心,至肺,至我被暮色渺茫的双眼,再至我那被蓦地打开的脑海——秋日正到处弥漫着,像拿掉锅盖的一口大锅,淡淡的烟和轻轻的雾,如饥似渴的涌了出来,遭到风的拦截,再一下子向八方散去……我的想象空中楼阁,一股悲惨的感觉就如一柄孤单的落叶那样,在我视线所能到达的天空里,旋转着,飞舞着……
  季候能云云容易的改变一个人的心境。某一个季候在你心田深处载植的情绪灌木一样生长着,只等着谁人季候的再次到来,才像遭遇了东风的花朵,  “扑啦啦”的绽放开来。我钟情的季候是秋日,不!应该说,我不停殷殷期盼,像守侯一段豪情、一段灵感到来那样,苦苦地等候着,在等候的过程中,我只好用想象,在脑海里刻画、描画秋日的表面和图案。
  每年的酷暑事后,我烦躁的心就会安稳、清静一些,在做动手头的一些事变的时间,偶然会停下来,在内心告诉本身,秋日来了,秋日就要来了……不是厦悦,绝对不是的,秋日带给我的不是厦悦,我等待的是秋日带给我的那种悲惨,大概是苍凉,生命里值得高兴的东西太少太少了,自由那悲惨或苍凉的感觉,才会让我感觉到生命的厚重——在秋日,我呆滞的头脑开始转动,思索,是的,我开始闭上眼睛思索,再睁开眼睛的时间,那内里经常蓄满泪水……
  有一年,我在一所学校举行短暂的学习。测验的那天,是10月,气候阴森沉的,氛围沉闷的让人透不外气来。我盯着窗户表面,用手指用力的抵着那只铅笔。表面有些树,是高大的,叶子大部门已经枯黄,但还委曲的挂着……下战书的时间,课堂的门忽然涌进来一阵风,那阵风是掩着地面而来,有淡淡的土壤的腥味,吹到我的眼前,顺着我的裤腿爬了上来,颠末胸口的时间,我感到了凉——秋日来了,秋日就如许一个招呼也没打,说来就来了。就在我如许想的时间,表面的风忽然大了起来,那些树被撼动着,落叶这时才像真正熟透了,在几秒钟之内像是被谁用力的撒了一把,刹那间遍布了全部的天空。那些冰冷的雨也来了,没头没脸的打在玻璃上,带着一点点灰尘的浑浊……我把试卷翻了过来,端端正正的写下一个标题《写给秋日的第一首诗》:关于秋日,我能说些什么/坐在秋日的田埂上,风还是掀起/我的衣裳。关于秋日/我能说些什么,田野里我独自一人/纵然是讽刺,也没有人关注/我和草根一样微不敷道的难过//客岁的稻草人/还站在老地方/而孤独的秋日啊/我再也不能重蹈已往的覆辙了……
  我是深爱秋日的。由于,我的难过与生具来。秋日是一个难过的季候,秋日的况味,实在就是那一点点的却永久挥之不去的难过。许多时间,我一个人在秋日的旷野里闲步,任疾缓无常的金风抽丰撕扯着我的衣领。坐在秋日的田埂上,前面一望无垠,有的是滚动的绒草,大概是本身折断下来的枯树枝,这些微小的事物是秋日唯一的动感,让民气生恻隐;秋日的深夜,很静,可以闻声树叶的喘气,一只过路的老鼠,蹬踏了脸盆,整个院子,“哐当”的响了一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想起凉绳上未收的衣服。电视早就关掉了,风扇被室风吹的微微转动着。拉过被角,我的梦不知道停顿在那边。懒散的想着:哦,是不是到里了立秋的时间了,来日诰日是不是要加一件薄毛衣了,如许推测的时间,秋日穿过门缝,猛然铺满了一地的凉意……
  我再也想不出来刻画秋日的场景和词语。在秋日眼前,统统的形貌,都是那么的惨白。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开头写的,那位拿去了我写的那篇文章的朋侪,在一个秋日的下战书敲开我办公室的门,告诉我说,播读我那篇笔墨的女孩,在末了一个钢琴声音消散的时间,哭了……我忘记了本身其时的反应。由于时间长远,我想最最少应该挑选一个风不算大的秋日,约她出来,看看夕阳里的落暮……想了,又笑了,这想法多么稚子。在几年后,在一个离我故乡很迢遥的都会里,我依然早出晚归,
  但直到本日,才忽然想起,秋日已经已往,只看得到它那博大的身影,在迢遥的天空那里,隐隐若现……
  写给秋日的第一首诗(韩月浩)
  关于秋日,我能说些什么
  坐在秋日的田埂上,风还是掀起
  我的衣裳。关于秋日
  我能说些什么,田野里我独自一人
  纵然是讽刺,也没有人关注
  我和草根一样微不敷道的难过
  一盆莫色净水一样泼在脚前,转眼
  就把正火线的太阳洗得冰冷
  我得赶紧按住我的草帽,脱离这
  个地方
  一群落叶正在匆忙地赶路
  再晚一步,我就会落在它们的死后
  手拿一柄树枝——这是秋日的树枝
  我在一凹湖水眼前迷了路
  这是秋日的湖水,我的秋日啊
  我刚刚蓄满高兴的心
  一下子悲怆了
  手里的泥土从指头间酿成了沙尘
  我正在把一些浮躁的东西
  逐步地碾碎——客岁的稻草
  还站在老地方,而孤独的秋日啊
  我再也不能重蹈已往的足迹了……
  关于秋日,我能说些什么
  写完这行诗,我就两手空空
  奔驰在生命的旷野上。关于秋日
  我能说些什么。有谁瞥见我
  过了对岸,就成了浩大金风抽丰里的
  一粒沙子
  寥寂花开
  作者:沈辟君
  不知不觉,竟入了秋,早起时感到了浸骨的凉意,模糊中,好象看到韶光从身边流走,却无力留住。
  薄暮时竟然飘起了雨丝。放工了,撑着伞走在繁华市区拥挤的人群里,不测的竟瞥见一只在雨中飞舞的蝴蝶。雨早已打湿它粉饰过的漂亮翅膀,再积极,也执伲苦苦挣扎。于是,忽然的就有些伤感。我们不也是这都会里飞舞挣扎的蝴蝶吗?单薄的身躯要蒙受多少负荷。
  初秋的雨夜,一个人在房间里凝听班德瑞的《迷雾丛林》。长笛和着钢琴轻轻便巧的从心间划过,躺到地板上,任这看似无波的旋律放飞我的思绪。曾经往事,我用回想逐步梳理,梳理成一个个的段落。或哀伤,或感动,或厦悦,或悲沉的一个个段落。我闭上眼,细细追念,无法给一个想要的答案。
  曾经有人问我,可会寥寂?
  我说,寥寂是一杯好茶,细致品,会有深刻的味道。
  是的,身边从来不缺少人群。然而寥寂,如影随行。
  一个人的寥寂,不肯定是为了爱情。就象,写难过的笔墨,不肯定是由于低沉的心情。有一个梦藏在我内心,那是我的空想,也是我的孤独。伴随我的是时间的脚步。
  静夜里昙花静静的绽放,不给人太多的时间去欣赏,它的生命只是等候、绽放、盛开、凋落。数小时之内完成,大概更短。有多少人去注意过昙花盛开时的妩媚,闻过它的暗香?他们大概不耐于等候,没有看到它吐蕊时的漂亮。大概错过盛开的芬芳,只余面临枯萎时的遗憾。以是,大多时间,昙花都只是悄悄的开放,悄悄的凋落。它的寥寂又有谁懂,谁明确?谁又愿做昙花?花开时固然可爱,谁有耐烦去等候花开?
  我们,得到的心太急迫,以至忘了等候的过程擦鲱美。如今,谁在等着你,我又等着谁?生存中那么多难以预料的变数,答应不易。
  只是,曾经的温柔影象,无法抹去,融进血液里。
  以是,雨落下时,请凝听我;风吹起时,请忘记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名城娱乐│国家注册重点扶持项目

GMT+8, 2019-4-19 12:42 , Processed in 0.403109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